第一紀元-尋人啟事(9) *海風文,不喜勿入

 

  有如羽毛在輕搔,從上到下輕柔的點過她先前被浸濕的肌膚,細緻而靡靡。

 

  在月光下,帶有溼意的些微溫熱遊走過她的頸項、她的鎖骨、掙扎時被勒紅的手臂、磨破皮的手腳。迷迷糊糊中,感覺有個緊繃結實身體緊緊壓迫著自己,由於還在失溫的狀態下,渴望溫暖的生理反應,對於身上所壓迫自己的溫暖熱源夜曦只有反射性的自主貼近。

  臂膀被輕柔的撩起,連綿的溼意一點一滴交纏與指頭間。溫熱的感覺緩緩由手背向上延伸,至肩頭、至背脊、至臀部…

  擁抱糾纏、溫柔舔舐。這種感覺讓夜曦甚至不想睜開眼,貪圖著這種溫暖的感覺。這種暈暈的朦朧感讓夜曦眷戀的摩蹬著。直到雙腳被撐開,下身被異物頂入的那一瞬間。

 

  只是進入的那一瞬間,下身那嬌嫩部位所傳來的疼痛使她驀地睜大眼,忘記那在喉中的細碎哀鳴,望進了一片耀眼的金色中。

 

  「滾開…」軟軟的命令聲脫口而出。

 

  瞪著眼前的金色眼眸,夜曦扭動身軀,嘗試用力推拒著壓制在自個兒身上的男子。想不透自己為什麼衰成這樣,在被一隻魔獸欺侮了之後又落到另一個男人身下被迫承歡。

 

  軟綿無力的掙扎像是給男子搔癢般,在他眼中變成另類調情的摩蹬,刺激著男子。

 

  「我這是在救妳…」勉強壓抑住想用力挺入的欲望,男子單手拉起夜曦推拒的雙手,使兩隻手腕被固定在她的頭部上方,緩緩進入。

  緊致的通道火熱而銷魂,像是要把他硬生生夾斷一樣,奮力蠕動推擠著自己。殘留在夜曦體內的液體潤滑了男子的硬挺,使他順利的進入到最裡面。男子有點想迫不急待地挺動身體,猛烈撞擊擠進那灼熱的銷魂地,但顧及身下女孩這部位先前所受過的傷,他不敢貿然用力,仍保持自己的理智。

 

  「走開──滾出去──」

 

  被男子深入的舉動刺激到,夜曦失聲尖叫,奮力的扭腰亂蹬,想靠自行的力量把侵入體內的東西甩脫出去。不過以現在夜曦的狀態這股掙扎跟沒有一樣只讓男子僅存的耐性被消耗殆靜。只見她身上的男子低低地悶哼一聲,肌肉瞬間緊繃,空出的單手掠起身下女孩的下顎,瘋狂地吻住了她的嘴唇。男子性感的薄唇時而吸吮、時而啃咬著,而大手也不放過白皙胸前的粉色果實,時而輕柔的愛撫、時而挑逗的揉捏著,下身不住的抽動著……

  女孩急促的呻吟聲全被男子的吻給吞沒,一波又一波的猛烈快意夾雜著痛楚不斷地襲向她。無法承受的她只能在男子身下抖顫扭動著。

 

  現下根本不需要什麼箝制了…

 

  留殘的理智提醒著男子,他放開女孩被高舉箝制的雙手,順著身體的曲線下滑,大手扶住身下女孩的腰肢,另隻手則托起她的臀,讓自己強勢的進入:深深挺入、微微抽出,再深深挺入。瘋狂地,且殘忍地一次又一次。

 

  眼淚不受控制的湧了出來,夜曦死死盯著身上享受律動的男人,發狠的抓向男子的臉龐,留下一道見血的抓痕。

 

  「是妳惹我的……」

 

  男子從喉間溢出一聲低咆,大掌用力揮開女孩的手臂,一隻手探向夜曦的腰,猛然發力把她牢牢的按向自己;另隻手則直接架起她的腿,腰肢便繼續下壓懲罰似的向更深處侵犯進去……

  律動的滋嘖聲伴隨著疼痛,壟罩著夜曦,讓她覺得一片混亂。在男人與女人力量與體格的對比下,她幾乎被壓制的動彈不得。腹部、以及與男子的交合處傳來熱辣辣的燃燒感,像是有一火球,不停在腹中燃燒著。

  這種疼痛似乎永遠沒有結束的時候,一波接著一波,甚至越演越烈!

 

  「不要…好疼……放開我…」夾雜著抽泣和哽咽,夜曦無力地說著。

  「拜託…」

  「放了我……疼…」無意識,不停地重覆著。

 

  越來越多的快感自他們倆緊密結合之處不停的湧現出,那像火燒的灼熱感以及過多的疼痛感教夜曦再也無法忍受,她忍不住地輕聲呢喃求饒,迷濛的眼眸裡氤氳著水氣,集結成珠,一滴一滴落下。

  男子緩緩俯下身來,臉上剛毅的線條摩蹬身下女孩的臉龐,吻去她落下的淚珠,望向女孩的眼眸中逐漸升起一股異樣的情愫…他輕輕在她的耳邊說道:「我很抱歉…」

 

  緊接著緊繃身子,在夜曦體內釋出他的灼熱…

 

  劇痛瞬間襲來,眼前一陣陣的發黑,強烈的燒灼感在男子釋出他的灼熱後達到最高峰,夜曦一把狠狠推開男子,捲曲著自己的身體,獨自忍受那猶如庖骨碎肉的刺痛。

 

 

 

  「醒了嗎?」

 

  再一次的清醒,映入眼簾的還是那一雙金色的眼眸。夜曦費力地撐起身子,警戒地看著他。

  沒意外沒有得到回應,男子一邊自顧自的說,一邊繼續手上的動作。

 

  「要吃點東西嗎?」帶著微微焦香的麵包被男子遞過來,見夜曦沒伸手去拿,只拉著蓋在她身軀上的布料死死盯著他。他挑一挑眉,把麵包放置在先前用來盛裝的葉片上,輕輕放下,退回另一邊。

 

  見夜曦顫抖著拿起麵包,虛弱地一口一口咀嚼下肚,男子又依照剛剛的方法,放了一串紫色的波奇果給女孩。

 

  「我叫風逸,妳叫什麼?」

  「……」

 

  不理會疑問,夜曦拿起波奇果一顆顆放入嘴中,補充著飢餓度,靜靜打量四周與思索現在的處境。

 

  廢棄的鐘塔大門輕闔著,水磨石地板上所鋪著厚厚的一層灰塵似乎被人刻意掃開,並在自己的週遭堆滿帶著暖暖陽光味的乾草。正午的陽光從破碎的窗戶灑落下來,一道道金色的光芒中,因些為動作而飛揚的灰塵在空中旋轉著跳著輕快的舞蹈。坐在半掩門邊的男子眼眸微瞇的望著自己。

  也就是說,從現下的位置,必須要繞過那個叫風逸的男人,才有辦法走出他後面的門。還記得自己到迦納湖畔的樹林裡似乎隱藏著一座鐘樓,所以從這裡出去應該能走回諾爾村通往迦納湖的小路上唷…?

 

  不過以現在的身體狀況能行動嗎…?

 

  「…我為我先前的行為感到抱歉,」見眼前的女孩沉思在自己的思緒裡不發一語,風逸尷尬的苦笑了聲:「可是我必須那樣做才能逼出凱菈獸的幼體…」風逸的眼眸有點飄忽地看著眼前絕美的女孩。

 

  這句話,把夜曦的焦點引回到了他的身上。微微側著頭,暗紅色的眼眸流轉著波光,愣愣盯著男子,等著他之後的話。

 

  微啟的紅唇,令人有股想一親芳澤的衝動,白晰的肌膚披散著流洩的光澤黑髮,散發的絢麗的美感,暗紫色的披風遮掩著令人遐想的嬌軀,曲線被勾勒的一清二楚。

 

  終於肯看我了!風逸心理有點欣喜。「要跟我說說妳的名字嗎?」他勾起嘴角,單腳屈膝坐在原地看這眼前猶如娃娃般的女孩。

 

  「我還想吃波奇果…」得到的答案卻不是風逸所想要的,不過至少她肯對他說話了。「…它沒有了。」

 

  「我再去找吧!」

 

  視線著實搜索了自己周圍與女孩周圍,發現波奇果真的已經吃完了,風逸俐落的站起身,凝睇著女孩一會兒,隨即轉身而出,去找女孩所要吃的波奇果。

 

  可是他忽略了夜曦眼中所流轉的異樣神采。

 

  在風逸離開沒多久,夜曦也踏出鐘塔,消失在叢林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貝貝 的頭像
貝貝

◣♀米米雅的月色浪漫♂◥

貝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羊老大
  • 我臉紅了...

    寫的真含蓄..又有美感
  • 別誇我了,我也臉紅了 囧"

    貝貝 於 2010/09/13 10:20 回覆

  • 羊老大
  • 我臉紅了...

    寫的真含蓄..又有美感
  • 貝貝 於 2010/09/13 10:49 回覆

  • 羊老大
  • 過幾年你一定是比九把刀還有名的...網路大師
    希望你多寫一些讓我們上班族能振奮點的...呵呵
  • 羊大人家還早得很Orz
    要學的東西真的還很多~

    我也希望多寫點啊,可是我家老爹這幾天都會在家(因為他19號才有團現在下團中)
    我根本沒什麼機會碰到電腦啊Q口Q...

    人家的儲備文只剩下幾千字的說Q_Q...

    貝貝 於 2010/09/14 19:1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