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紀元-尋人啟事(12)

 

  距離 第一紀元 開服至今也不過是短短三個多月,能擁有駐地的公會說實在是屈指可數,僅僅少數的公會在人氣、財力、勢力都有驚人表現並在通過任務的先決條件下才有這種機緣與實力。以目前的情勢來看,分別以在奧塞克木棉樹海深處的Chaotic Abyss(CA)、同樣處於奧塞克但在木樁草原落腳的媚惑之眼、格萊斯托爾元素之地與渾沌平台交界處的Forbidden Area(FA),以及位處貝伊思諾、聖卡拉邊境的殞落之域、最後一個則是在聖卡拉邊境靠近絕望之海的六翼使徒這幾個排行榜上的公會擁有實體駐地外,其餘公會皆停留在社團團體的形式。

  在正式踏入CA的駐地後,夜曦亦步亦趨地跟著蒼穹曲,盡量無視於週遭的目光。

  ……雖然這是不太可能的事。

 

  「曲少怎麼會帶個人在身邊…?」

  「嘶───!是新會員嗎?」

 

  「曲少?」有點好笑。夜曦聲音帶著笑意,小小聲在後面重複。

  「別扯了,那是他們亂叫的…」

 

  蒼穹曲臉部表情扭曲了一下,「曦兒,妳不用這要叫,」他停下腳步,轉過來。

  「妳可不許學他們,知道嗎?」

 

  他專注的看著她,眼眸中閃爍著一種奇異的認真,夜曦下意識的撇過眼,不再繼續望著,她乖乖點點頭,伸手拉著蒼穹曲的毛皮袖子,示意他繼續走。

  蒼穹曲嘆了一口氣,「走吧!」

 

  放眼望去高於一般樓房的古堡主要部份為互相連結的三座塔樓建築,中間那座是公會總廳,負責團員聚會、接待外賓,以及公會高層各自的所屬空間,上頭鑲著奧塞克地區獨特的水藍色大寶石,而這寶石裡頭有著一個象徵Chaotic Abyss (CA)一把倒過來沾血鐮刀的紫黑色幫徽,其餘兩座塔樓分別是分屬於各階團員的空間和歸屬部門的空間。

  Chaotic Abyss由於位處木棉樹海的深處,因此在駐地主體的建構方式就像是比照一般玩家在進入木棉樹海時所必須經歷一連串的迷宮地域考驗,是一輪輪連綿不絕的走廊所合體似的,讓人在觀看窗外的絕美景緻時很容易迷失在走動的時間裡,而當林隙間吹來的微風穿過長長的走廊時,隱隱約約可以看見淡綠色的光點跟隨著風兒嬉戲著。耳邊聽著那若有似無的低語,以及答答地腳步聲,總讓人有股漫步在森林享受芬多精洗禮的感覺。

 

  推開雕著在系統神話中,末世紀裡生存在大陸上佔地最廣的叢林中,那栩栩如生的傳說生物的木門,兩人一前一後的進入房間。

  房間裡空無一人。

 

  「哎呀,都不在的樣子。」蒼穹曲有些訝異,因為在這個時間,通常會有一個人留下來處理桌上那堆積如山已經可以稱之為搖搖欲墬的公務。

  好危險,那邊那個”危樓”好像快倒了。「=_=|||…」

 

  「曦兒,妳先乖乖待在這裡一下吧!」

  「?」她乖乖的坐在桌前的沙發。

 

  「……」

  蒼穹曲忽然示意一個”抱歉暫停”的手勢,微微側過頭,無聲的説著什麼。過了一會兒,他才再一次繼續說:

 

  「阿燁帶團下公會副本了」搔搔頭,他有些無奈的說:「蝕月在駐地裡巡視店家入駐的情況…啊啊啊剛剛怎麼會就這樣錯過…!?」

  「阿燁?蝕月?是大哥跟二哥嗎?」

  「摁~阿燁是大哥的ID,不過我想他應該懒的想所以乾脆直接把名字搬進來用= =+」

  「囧”…」搞不好有可能唷…

 

  依照自家大哥那嫌麻煩跟自己有的拼的個性,他蠻有可能會做出這種事…

  搞不好因為在取名字因為太麻煩想了十分鐘後,在其他設定人物的地方他都選隨機呢…

 

  「所以,就先休息一下吧~」

  伸手在自我OS的夜曦頭上摸了一把,他問道:「餓了嗎?要不要吃點東西?」

  「唔…」

 

  正想說點什麼,卻看見蒼穹曲忽然皺起眉頭,無聲的說了一些話。良久,只能抱歉的看著夜曦…

 

  「你先去忙吧~」趴在桌上,眼眸咕嚕咕嚕轉著。

  「我不餓的。」

  「抱歉啊曦兒…」蒼穹曲雙手合十,歉然說:「晚點蝕月應該就會回來了…」

  「我知道~快去忙吧!」窩近都是軟墊的沙發,夜曦伸手又抱來了一個,軟軟的窩著。

 

  他輕柔的在夜曦額間印下一吻,匆匆走出房間。

  微瞇著眼睛,夜曦讓自己放逐在一片暖洋洋的思緒裡載浮載沉。意識逐漸模糊了起來…

  卻忽略了,在蒼穹曲離去時半掩的門縫邊站了一個人…

 

 

 

  『媽媽~』一名嬌嫩的娃兒揮舞著雙手,從屋裡跑了出來。

  『媽媽回來了~那爹爹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夕暮,山頭上披掛著一片橘黃,而在另一邊接近世界的彼端,剩下的是在一片深藍之中所點綴的閃閃星光。

 

  婦人牽起跑來的娃兒,『小心點,等等跌跤了怎麼辦。』

 

  慈愛地看著娃兒雙頰鼓鼓、狀似不服的模樣,婦人臉上洋溢著滿滿的幸福。

 

  倚在山邊逐山林而居,這是一個默默無名的山間小村,村莊中各家炊煙裊裊,在接近夜暮降臨的時分顯得格外的寧靜。哼著自己丈夫常哼在嘴裡那不知名的小曲調,在餵完娃兒後,婦人就在屋外的庭院裡,細心地留了一盞燈火。

  這是給自己丈夫的引路燈。

  約定好了,不管多久,自己都會等他回來。多年前,婦人的丈夫在夜半睡夢中沒由來的忽然驚醒,在匆匆地交代了她幾句話後,隨即消失在村子外…

 

  『我只是去看看情況…』安撫著懷中的少婦,苦澀的說著。『應該不會去很久…試著等我半年好嗎?』

  半年?那孩子怎麼辦?再過幾個月他就出生了啊!少婦眼中含淚,悠悠問著。

 

  『我會趕回來的!』

  你說的喔!我會等你。少婦抱住自己的丈夫,將頭埋入。會一直一直等著你。她在心裡重複喊著。

 

  這盞在院落的燈火,是她的希望。望著村莊的盡頭,婦人無怨無悔的守著,只有在自家娃兒看不見的地方,她才能放下偽裝,透露出憂愁的眼神。在自己丈夫離開的這五年來,她夜夜都來此掌著燈,一直到天際泛白,婦人才踩著蹣跚的腳步,帶著失望回到屋內。

  縱然早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自己的丈夫也不會再次帶著他們的幸福回來,但她還是夜夜如此,只因為他們約定好了。

 

  他說會回來的,一定只是在路上耽擱了。婦人一遍又一遍的告訴自己。

 

  但是她終究還是一次次的失望,最後帶著滿滿的思念病逝在這充滿著他們兩回憶的小屋裡。

  留下了稚幼的孩子…

 

  在村民協助幫忙辦理後事的那天夜裡,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之後,收拾殘局的村民就再也沒發現那名娃兒的蹤影…

 

 

 

  悠悠地張開雙眸,夢中微酸的感覺出現在自己的鼻頭,讓夜曦不由得嗚咽出聲。揉揉眼睛,她緩緩坐了起來。

  驀地,她發現房間裡多了一道陌生的氣息!

 

  「誰?」

 

  人影默默地從門後的陰影處走出來。

 

  「您好,我是Chaotic Abyss對外的招待人員艾莉絲,請問我們能談談嗎?」人影似乎漾起笑容,慢慢走近。

 

  直到踏入房間裡有光線照射的地方,夜曦才看清楚來人的樣貌。

  是一名看起來二、三十歲的女子。青蔥色的波浪卷髮不規則的盤繞在頭上,讓頸間滑嫩的膚質暴露在空氣裡,秀氣的五官配上一付大大的眼鏡,卻遮不住那帶著琥珀色的眼眸;有別於傳說中的精靈讓人印象深刻的尖型長耳以及靈動敏捷的身形,她所擁有的只是一般人族的圓耳以及略顯纖細的身形,但那名女子所擁有的氣質,卻與精靈一族不相上下。

 

  「…有事嗎?」

  「沒什麼…只是看您似乎做了惡夢」

 

  剛睡醒的不適,一直打擾到她待人處世的情緒,只覺得腦袋到處都卡卡地。夜曦疑惑地看著眼前的女子,似乎哪裡覺得怪怪的。

  女子貼心地至旁邊檯子上添了一杯茶水,笑臉迎人的端給夜曦:

  「請喝吧!」很制式化的笑容,就如同一般的NPC一樣…

 

  一瞬間,腦海中似乎閃過了一絲瞭然。夜曦接過杯子,就口啜了一口,在潤喉的同時,眼眸依然緊緊盯著女子不放。爾後,放下杯子。

 

  「笑不出來就不要笑了,這樣很假…」夜曦調整坐姿,讓自己的身軀更為舒適些。雖然說稍早睡的很舒服,但不代表一直維持相同姿勢不會有痠痛僵硬的現象。

  「艾莉絲,妳其實想問的是我夢見了什麼吧?」

  「……」

 

  艾莉絲的臉上表情先是一陣訝異,緊接著便是一片漠然。「怎麼會?」她納納地問著,不能理解只是單單幾句話,眼前這不大的女孩就說出自己主要的目的…

  「妳唯一讓我看出問題的地方就是妳端了杯水給我。」夜曦用食指推了水杯一下,「妳真實身份也不會是CA的公會招待人員吧…」

  「…」

 

  艾利絲苦笑一會兒,之後像是一切都無所謂般直接拉開椅子,坐到夜曦對面。

 

  「我叫艾利絲,只不過我不是招待人員。」艾利絲說道,「我是公會倉庫管理員。」

 

  不意外的答案。夜曦心想。以艾利絲表現出來的情感、動作、行為模式來看,她都偏屬於官方論壇上標註的高級AI那一類的NPC,而已現在是在CA並非在系統城裡的狀況來看的話,有此高級AI的NPC也就只有那區區幾枚職位的NPC!

  夜曦定定看著她,不發一語讓艾利絲繼續說。

 

  「我是在大門口看到您,所以就跟了過來。」沒有絲毫停頓,艾利絲緊接著說:「因為我從您身上感覺到一股…很懷念的感覺…」

 

  像是不確定是否要說出口,艾利絲為難的躊蹴一會兒,終究還是開了口。

 

  「請問,您知道…『禊諭』嗎?」

 

  這次,換夜曦呆愣住。

 

  「我不是要打聽什麼,真的…」艾利絲看見女孩呆住的表情,還以為夜曦不知道,慌張地連連表示。「我只是問問而已,您別放在心上!」

 

 

  畢竟,這個名字一直以來都是禁忌。

 

 

  我又沒說不知道= =||。艾利絲過於激烈的反應,讓夜曦更加篤定女子在隱瞞些什麼以及心中的猜測。

  默不作聲,她忽然想知道艾利絲還會說些什麼。

 

  「我是個孤兒,成為CA公會倉庫管理員也是最近的事,」淡然的對夜曦笑笑,她說著。「這些日子我很快樂,真的。已經很久很久都不曾這麼快樂了。」

 

  窗外似乎飄起了雨!滲進土裡的水氣帶起了泥土的土味,混合著青草的芬芳,被風兒帶進屋裡。艾利絲半瞇著雙眸,笑容卻帶著苦澀,像是弔祭,像是回憶,帶著無比悲傷的情懷,訴說著她自己的故事。

 

  「我活了很久很久,久到我無法確定自己是不是還活著。」

  「我一直在尋找我的族人,可是我找不到…」

  「我想回家…真的好想…」

  「我想帶著母親去見他…去見我那心繫家鄉的父親…」

  「可是我真的找不到…」

  「我找不到父親、找不到家鄉…」

 

  先是聚積,之後沿著曲線滾落。淚水一滴滴順著接近透白的面頰滑落,在桌面形成一朵朵清晰的水漬,她握緊拳頭,努力的壓抑自己。

 

  「母親沒跟我說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但是母親到臨終前都還惦記著他…只一再對著我說抱歉,沒能給我一個父親…」

  「她很愛他我知道,所以我不怨他…」

  「可是他為什麼那麼殘忍,為什麼當初他不帶著我們一起走!!」

 

  纖弱的身軀像是承受不了般不住的顫抖,最後,艾莉絲崩潰的喊著。

  看著嚶嚶哭泣的艾莉絲,夜曦笑了,那笑容就像是櫻樹在枯萎前凝聚所有的生命力綻放出來的花朵般的美,卻也很沉重,卻也很悲哀,可是卻也令人難以捉摸。

 

 

  是啊,為什麼?

  就這麼一起走,何嘗不是另一種幸福?

 

 

 

  「媽媽,不要留我一個…」我不要跟叔叔在家,帶我去!女娃眨著紅澄澄地雙眸,抱著少婦小腿肚扁著嘴,奶奶地哭著。

  「子娃妳乖,媽媽馬上就回來了。」她著急地看向門外,不祥的預感一直讓她心裡發慌。「媽媽不能帶子娃去,外面很危險的…」

  「不要…」看著女娃又露出委屈的模樣,少婦心疼地把女娃摟進懷中。

  「乖乖呆在家裡,外面很危險,子娃答應過媽媽會保護自己不是嗎?」

  「摁……」

  「要記得按時吃藥、吃飯,保護好自己」用力抱了抱女娃,她繼續囑咐,「對叔叔尊敬點,畢竟人家收留了我們,知道嗎?」

 

  如果那天早晨母親帶著自己一起去找錢嬸嬸,很多事情會不會不一樣?

   母親是愛她的,所以不讓她踏出家門,踏出這由謊言編織的家。她不怨她,因為母親畢竟是為她好!

 

  但是被留下來的人,何苦要承擔那刻骨銘心的傷痕,永生永世。

 

 

 

  於是,夜曦告訴艾利絲她的夢。

 

  這個夢是屬於她的,屬於艾利絲與她母親以及父親。當然,連帶滅族的真相也告知於她。因為,這是艾利絲該知道的事實。

  她的父親,在那天離開、回到村莊後,所遭遇的任何事。

  這是她的權利!

 

  室外滴答的雨滴聲逐漸低微,就如同屋子內艾利絲的眼淚;而當陽光從雲層間探出頭來之時,艾利絲笑了,隨即換化成光,緩緩消逝。

 

  『能答應我一個請求嗎?』逐漸朦朧著,艾利絲忽的聲音渺渺透出光幕,對夜曦問。

 

  『如果哪一天,您再一次回到族地,能幫我把這項鏈放置到它本該屬於的地方嗎?』

  『謝謝妳…』

 

  叮──!

 

  【系統提示:玩家 夜曦 是否接受艾利絲 《永恆眷戀》?】

 

  「接受。」我會幫妳完成的,妳的夢。

 

  叮──!

 

  【系統提示: Chaotic Abyss 公會倉庫管理員 艾利絲 記憶回收!系列任務《追尋遺族記憶》完成進度:3/8!】

 

  再見了,我的同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貝貝 的頭像
貝貝

◣♀米米雅的月色浪漫♂◥

貝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