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紀元-邁向旅途(1)

 

  空盪的室內,顯得有些寂寥,但當畫面轉到屋內另一角,氣氛卻略顯凝重。一名椅靠窗檯的銀髮男子不發一語的看著坐在桌後的黑髮男子,以及他懷中坐的舒舒服服的女孩,像是賭氣。夜曦窩在黑髮男子的懷中,把玩著他胸前衣物的飾帶,不時抬起晶亮的雙眸對著窗邊銀髮男子說著什麼,惹的銀髮男子幾度白眼。過程中,黑髮男子劍眉微挑,卻仍然沒阻止懷中的她孩子氣的舉動,像是見怪不怪,只是靜靜地看著她,偶爾插入一、兩句話。

  這是蒼穹曲在回來後所看到的畫面。

 

  他相信如果現在那些所謂的會員們在這,一定會驚訝到下巴掉下來!

  嘖嘖!

 

  誰會相信外表剛毅俊帥,本該是給人感覺行事冷厲、渾身散發著不可違抗的威勢,公會排名第三Chaotic Abyss的會長,在 第一紀元 中人稱『劍皇』的孤燁,會帶著寵溺的表情讓人在他身上撒野?

 

  誰又會相信外表冶人妖艷待人應對得宜,給人專業謀士印象,在 第一紀元 中 被眾多玩家吹捧的神手祭司、掌握主線線索的『聖潔之鑰』、Chaotic Abyss的副會長夕暮蝕月,會賭氣的與人撒嬌,還孩子氣的站的遠遠的…

 

  靠杯,這形象都沒了…

 

 

  蒼穹曲失笑地搖搖頭,在進入房間後隨即把木門關上。

 

  「我回來了,阿燁、蝕月!」

 

  「東西?」只是專注於懷中女孩的動作,黑髮男子頭也沒抬的問。

  窗邊的銀髮男子沒好氣的睨了他一眼,轉頭示意蒼穹曲把東西交出來。

 

  「你要的東西我當然拿來了。」伸手遞給站在窗檯一旁賭氣的夕暮蝕月一紙捲,他轉身揉了揉夜曦的頭。「曦兒有沒有乖啊~」

  「...你希望我回你很乖嗎= =?」你覺得我可能會回你嗎?夜曦心想。

  扁起嘴,她試圖拯救被蒼穹曲弄亂的墨黑長髮。「別弄,咬你唷!」夜曦嘶牙裂嘴,像隻貓兒一樣威嚇著。

  「噗~」真好玩。

 

  驀地,抱著夜曦的男子忽然出聲。

 

  「小曲,」黑髮男子堅毅的俊顏無任何的波瀾,看不出他的情緒,但語調中卻透著一絲的寒意,似乎惱著什麼。「手。」

  「喔~」

 

  蒼穹曲乖乖收回在夜曦頭上肆虐的大手。隨即坐進附近的沙發。

  他可不想惹自家的大哥不開心,誰都知道憑著他說一不二的個性以及雷厲風行的手段,一旦真的鬧起來搞不好吃不完兜著走,更何況還牽扯到曦兒,再加上旁邊還有一隻跟他們一樣寵夜曦寵過頭的笑面狐狸…

  摁,乖乖聽話比較好…免的被他們當作免費勞工壓榨。

 

 

 

  杯中的茶梗載浮載沉地,漣漪擴散至杯沿,溫熱的香氣緩緩飄出,在帶著溼冷水氣的下午勾引著貪戀溫度的貓兒。夜曦放棄手中的飾帶,從孤燁懷中伸出微冷的小手,想拿桌上的茶杯。

 

  「我來。」孤燁說。

 

  將桌上的杯子放進她的手中,看著她輕輕啜了一口,他接著問:「小曲說妳還沒有就職?」

 

  「摁!」

  「怎麼還不就職?」睨了女孩一眼,他伸手撩撥起她的髮,柔柔地,輕輕地。

  「系統。」

 

  軟軟的嗓音喊完,腦中的意念隨之一動,一抹淡綠色的視窗介面隨即彈立於半空中。那是系統人物狀態表中,分頁的任務選單。

 

 

  種族系列任務-《追尋遺族記憶》

  任務內容:追尋前人的腳步,收集遺失已久的記憶,光耀禊諭一族!

  完成進度:3/8

  獎勵經驗:──   獎勵金額:──   特殊獎勵:──

  獎勵聲望:──   獎勵物品:──   傭兵聲望:──

 

 

  「這個任務,」夜曦原本盯著任務日誌的眼眸,因他雙手的動作舒服地瞇了起來。「種族任務完成後就轉變成系列任務了。」

  「所以沒那個機會。」聳肩,夜曦打著哈欠,有點想睡。

 

  之前專注在研究紙捲的夕暮蝕月注意力也被視窗吸引了過來,審視了一會兒,便要求夜曦把見面轉至人物狀態表。

 

 

  人物名稱:夜曦       稱號:無

  性別:女          所屬公會:無

  等級:21          工會領地:無

  職業:未就職        配偶:_未開放_

  種族:禊諭         轉生次數:無

  寵物:_未開放_

  孕器物:_未開放_

 

  HP(生命值):198     MP(魔力值):655

  力量:3 (3) +7       靈敏度:68%

  體力:4 (4) +6        飢餓度:64%

  敏捷:7 (12)+23     迴避率:9.0%

  智力:10(17)+33    命中率:70%

  幸運:10(10)+      元素抵抗:火 0% 風 0% 光 0%

  魅力:10(12)+           水  0% 土 0% 闇 0%

  悟性:不可見

  聲望:1100

  狀態:健康          未分配點數:1

 

 

  「看來曦兒要把系列任務跑完才有可能就職了。」蝕月無奈的說。「禊諭一族啊…還要找五段記憶,妳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唷!」

  「唔…我會努力的!」溫柔的手勁順著梳開的髮梢,傳遞至後腦勺,在沿著脖頸、肩胛來回地按壓著。夜曦額頭輕靠孤燁的胸膛,享受著那慢條斯理地撫觸。

 

  「主職不能就職的話我們可以先朝副職下手,不過依照妳現在的配點,往牧師、法師這二條路走比較適合。」

 

  蝕月靠坐在孤燁的桌旁,嘆了一口氣,忍不住出聲打斷他的動作:「阿燁,你別寵壞了她。」

 

  一直安靜無聲窩在沙發上的蒼穹曲翻了翻白眼。你自己一樣寵很大還好意思說阿燁。但這自以為沒人注意的舉動卻被眼尖的蝕月瞧在心裡,他陰陰地對著他的方向笑了笑,一句話也不說。

 

  這下原本翻白眼鄙視自家二哥的蒼穹曲被狠狠的嚇到了…

 

  似笑非笑地撇了一眼蝕月以及嚇的冷汗直流地蒼穹曲,他的動作依然,但當他撥開夜曦墨黑稠密的髮絲,露出嫩白的頸時,連綿的動作忽地一僵。讓夜曦有股大難臨頭的危機感,不得不轉回頭去面對現實…

 

  該來的還是會來,連進來前刻意放下頭髮都會被撩開…

 

  「為什麼不設條碼…?」冷峻的語調自身後的胸膛傳遞出來,伴隨著一絲怒意。

 

  難道她不知道這樣很危險?

  縱然這只是遊戲世界,只是虛擬的地方,但這裡還是受到現實世界觀念的影響,她到底有沒有搞清楚?

  孤燁懷抱女孩的雙手頓時繃緊。

 

  「我不要。」

 

  拒絕的話一出,讓孤燁面色一凜,蹙著眉就想開口說些什麼,卻在下一刻,被夜曦的動作給打斷。

 

  「我就是不要!」

 

  拉開距離,夜曦跳下窩的舒服的位置,離的遠遠的。「我不想要條碼,我一個人也可以玩的好好的,而且很自由。設了條碼就感覺我不是自己的,那為什麼要設?」

 

  「曦兒,條碼是為了保護妳…」

 

  在 第一紀元 的設定中,凡是女性玩家在創造角色人物時,只要主動報出自己的真實姓名、身分碼、以及家族的認可碼,就可以藉由系統優先在人物後頸部位生成一組用於辨識的條碼,以證明自己所屬什麼家族,什麼地位。辨識條碼除了有利於該家族的成員掌控女性玩家的位置、安全與否、並可使用不用人物密碼的密語頻道*,更可以向覬覦該女性玩家的其他玩家發揮警告的作用。

 

  「我可以保護我自己!」打斷蝕月的話,夜曦憑著一口氣繼續說下去。「我不要當慕家的所有物,你們知道我討厭這樣!」

  「這只是個遊戲,只要低調些,誰也不會對我造成危險。」

  「而且就算是遊戲,我也不想利用你們、利用慕家。」

 

  睨了一眼緊繃著臉的孤燁,臉色稍微鐵青的蒼穹曲,以及被她轟的啞口無言的夕暮蝕月,夜曦只能嘆口氣,語氣漸軟地說:

 

  「我不是孩子了,你們不是叫我來體驗人生嗎?那就該放我長大!」

  「相信我,我可以好好地。」

 

  不給他們回話的機會,她語調中帶著一分寂寥,很淡然的結束話題。夜曦的視線越過窗台,投射到很遠的地方去。

 

 

  我可以一個人好好的…

  就算沒有你們。

 

  當傷口崩毀、鮮血滑落,無數的哭喊聲也換不得任何回應。

  那時的你們,究竟在哪?

 

  於是學會帶起面具,舔舐傷口,笑著說沒關係。

  不痛不痛不痛不痛不痛唷!我原諒你們,因為那一刻的我們並不認識!

 

  所以,都沒事了。

  我,真的可以好好的。

 

 

  掩蓋眼裡那份波瀾,她一字又一字的說:「所以別再提這件事了…」

 

 

 

 

 

 

 

 

  密語頻道*:在 第一紀元 的設定中,為了確保人物資料與玩家位置的保密性,要進行密語互動的玩家們必須要擁有對方的好友以及該玩家的頻道密碼;有好友卻沒密碼的玩家如果想與該玩家進行互動,就只能以信件互通的方式來進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貝貝 的頭像
貝貝

◣♀米米雅的月色浪漫♂◥

貝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