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了一天社會科期末重點,直到稍早,真的累到不行時,順手點開了奇摩首頁,轉移注意力是我最想要做的,畢竟弄了兩個版本的社會單元,精神疲乏也是正常的。更何況我從前幾天開始就沒睡好。

 

逛著逛著,忽然看到一篇名叫「教不起的書」...

 

好奇,於是便點了進去。

以下附上原文連結:http://tw.news.yahoo.com/教不起的書-213000649.html(抱歉痞客邦的超連結陌生到我不會用了)

 

 

工商時報【譚淑珍】

韓國教育單位發佈《學生人權條例》後,學生們開始高舉「人權」大旗,教師們從此地位如江河日下,嘆不如歸去,也感嘆有《學生人權條例》,為何沒有《學生義務條例》?

■The Korean Federation of Teachers' Associations surveyed 3,271 teachers across the nation and found that 81 percent said their job satisfaction dropped over the last one to two years.

5月15日是韓國的「教師節」。然而,剛過節的韓國老師們並不愉快,根據最新民調,逾80%的老師們對工作的滿意度降低,比例遠高於2009年時的55.3%。

這與過去5年來,家長與學生們對老師們暴力相向有關,依據韓國一項調查結果顯示,教師被學生家長或學生毆打或恐嚇的情況是逐年呈倍數增加。

然而,真正讓韓國教師們不快樂的原因,是因為韓國教育單位發佈了《學生人權條例》,從此老師們的威信不再,其在學園的地位,甚至不如校園裡的「古惑仔」學生。

學生只知權利 不知義務

有了《學生人權條例》後,學生們開始主張權利,卻不知在講權利之前要先盡義務,於是,在課堂上,學生背起書包就走出去的事情經常發生。如果,老師問:「去那裡?」也只是換來學生揮揮手說:「有事,先走了。」

上課時間,看到教室裡睡成一片,老師們也習以為常,如果,叫醒趴在桌子上睡覺的學生,還會被學生吼罵:「幹嘛叫醒我?」

有了《學生人權條例》後,學生犯錯,老師若糾正,學生也會以主張自我權益,不但不會聽,還可以拒絕和老師對話。

當學生主張有「睡覺」的權利而不盡讀書的義務時,總可以跟家長說吧?家長總是會比較關切學生的課業吧?然而,事實是,很多家長反而很不高興的對老師說,「睡覺,就睡嘛,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呢?」

有了《學生人權條例》後,禁止體罰。曾有老師因為對留長髮又吸菸的男學生打了5下腳踝,被學生家長以「暴力」罪告上法庭。

學生在課堂上更加的沒有紀律,讓老師常處於無法控制的狀態中,學生在課堂上對老師最起碼的尊重都沒有,老師們於是呼籲,是不是也應該有《學生義務條例》呢?

於是,老師們不是已經自暴自棄,就是「以夷制夷」,對不聽話、又沒辦法指揮的學生,老師們就「委由」學園裡的古惑仔代行「教誨」,課堂上的風紀,由古惑仔出面「管理」,然後,老師們只能很不悅的嘆:地位「低下」了。

老師們感到不快樂,多數家長們也同樣的不滿意學校的教育,特別是對教師教學素質,最是不滿意,對多數家長們而言:「如果學校連糾正學生的錯誤,讓學生好好學習都做不到,那學校到底會做什麼?」

補習風潮高漲 惡性循環

對學校不抱希望的家長們,於是將希望轉到了「學院」,也就是課外輔導的「補習班」,由補習班替代學校的正規教育,《學生人權條例》在補習班裡可一點也不管用。

風氣使然,當校園教師人數逐年減少時,補習班的教師卻呈逐年增加的趨勢,目前在韓國約有52萬教師是在補習班教課。

而家有學子的家庭,平均每月花在課外輔導費用達65.2萬韓元。相當於打工族的三分之二個月的薪水。

當校園的老師愈來愈管不動學生,當家長們也對老師們的教學愈來愈不滿,進而轉到補習班「求學」後,在課堂上睡覺的學生,也就愈來愈多。

老師們也就愈來愈不快樂,教師這個職位,也成為時下父母最不樂意孩子選擇的職業之一,於是,愈來愈多教師們開始想著要提早退休,想著離開校園、離開講台,遠離學生。

 

 

看完這篇報導,心有戚戚焉。雖然它所講的是韓國,是校園教師,用的是韓國的研究, 但何嘗不是我們台灣所有教職者的心聲?

台灣社會的家長不也是一樣,想要孩子成績好,卻又放任孩子在學校功課、安親班作業上粗心,任憑孩子對自己的學校成績、安親班評量不負責。每每都是用怕孩子太累、書看太多對眼睛不好、吃飯時間到了怕孩子餓所以要提前接走...可是偏偏在期中期末接近,就寫聯絡本來督促老師給孩子"個別"、"最好是一對一"的加強複習,然後一樣在後頭附註要提早離開。然後當期中期末後,成績揭曉的那幾天,語重心長的寫聯絡本說對老師如何如何失望,對補習班、安親班沒用心教導如何如何的不諒解...

 

當老師是神?

 

我現在是在吉X堡當安親班老師,真的發現班上孩子們以及他們的家長有著這普遍的現象。

家長要求不能打、不能罵,要用那個很見鬼的愛的教育好好地,仔細地教導他們的孩子。

安親班、補習班出的評量寫不完沒關係,只要孩子有要求,就立刻提早接回家。

 

我一班13個學生,一個學生3-5樣作業,運氣好點作業早看完、讓孩子拿回座位去訂正的作業也一次OK,就可以讓他們弄複習、弄評量,可是當運氣不好呢...?

班上一堆孩子評量複習能拖就拖,有些孩子的家長很明理,願意讓孩子帶回去完成或是利用週六留班補齊,可是剩下的家長普遍不願意這樣做。

 

「我們家重視孩子的發育,所以他一定要回家吃飯...」(理都不理你跟他提到複習評量拖欠很久...)

 

「放假時間我們都要帶孩子出去玩,享受親子互動,所以必須請假...」(那可以不要再周一至週五提早接回家嗎..?)

 

「老師請你務必在用心教導我家孩子,他都說不會,請你認真教他...」(複習、評量不跟上,週三週四又請假...你當你孩子是天才?)

 

很多事,不是你們家長說了算耶...縱使你們是付錢請我來教你們孩子的人。

一直要求我們盡到做老師的職責,卻又忽視你們孩子該盡的義務。

 

 

有了《學生人權條例》後,學生犯錯,老師若糾正,學生也會以主張自我權益,不但不會聽,還可以拒絕和老師對話。

當學生主張有「睡覺」的權利而不盡讀書的義務時,總可以跟家長說吧?家長總是會比較關切學生的課業吧?然而,事實是,很多家長反而很不高興的對老師說,「睡覺,就睡嘛,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呢?」

有了《學生人權條例》後,禁止體罰。曾有老師因為對留長髮又吸菸的男學生打了5下腳踝,被學生家長以「暴力」罪告上法庭。

學生在課堂上更加的沒有紀律,讓老師常處於無法控制的狀態中,學生在課堂上對老師最起碼的尊重都沒有。

 

 

上星期五在安親班,經過宣班告知他們從今天起,數學加減乘除在算錯的,錯一題"愛的小手"打一下,而每一個同學在交作業前,我都會跟他們說:「有認真檢查,沒有粗心吼?」

乖點的,聽到我的提醒,還會乖乖的在看幾眼,之後在放上桌子;而被家裡寵壞的,則是根本不甩你說了什麼,隨意的交出。而直到被我叫到桌前,手心被打了,才一副很委屈的哭出來。

 

我想我週一應該會被家長打電話警告吧?

 

這社會到底是怎麼了?

台灣的教育環境以及心態到底有怎麼回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貝貝 的頭像
貝貝

◣♀米米雅的月色浪漫♂◥

貝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