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臨一天之初,硬拉著奕淞,談了個蠻嚴肅的話題。

反正就不外乎是關於往後的人生規劃這檔事...

 

結果說著說著,我自己哭了起來。

 

其實從很久以前,我一直認為自己不會步入婚姻。

可能是聽煩了從娘親口中一些有的沒有的男人批評,因為我家算是單親家庭(大體上啦),也可能是受八點檔泡沫劇和社會新聞的影響,我總嚮往著自己單單只負責自己的生活。

 

自己負責自己一個人,管好自己就好。

不去在乎別人的想法,花自己的錢過自己的日子。

最多再負責一個屬於自己的孩子...

完全是一個很自私的狀態。

 

可是這是有理由的。

畢竟結婚證書說穿了,就只是一張紙,大不暸也只是一張較精美有燙金的西卡紙而已。對於其效力,也只是給一些"平凡人"去遵守,給一些"有心人"去鑽漏洞罷了;相對來說,我甚至絕得處女膜比起這張紙還值錢的多

 

而愛情裡不包含著麵包,現實的殘酷往往會讓理想幻滅。

當時光蹉跎,慕然回首,你搞不好會後悔著自己當初為什麼要付出那麼多,不是嗎?

 

於是我很明白的跟他說,我是個自私的人。

很自私很自私很自私。

我會想要自己一個家是源於我的家庭背景的觀念,是源於家族從上一輩甚至是上上一輩經由血液所流傳下來的傳統。就算是已經不符合時代觀念卻還是不能忽視的那道枷鎖,那種渴望的心促使了我想要做出這種決定。

 

所以我才會要他想清楚,想清楚這對他來講是不是一種負擔?

而不是整天半開玩笑的問我嫁不嫁他,然後要我打包行李跟他回台中過人妻的生活。

 

前幾天我家娘親在吃米粉湯的時候跟我談到,就她所觀察,我壓不住他,會被他牽著鼻子走。

"妳要我像小妹一樣壓著宅幻,然後像他們一樣一天到晚在鬥嘴吵架嗎=_ =|||..."

我那時候嘴裡給我家娘親是這一種回答,可是其實心理想的卻是另一種回答。

 

"...因為我的自私,我覺得我跟他應該不會走入婚姻,所以我才不壓"

 

原生家庭的牽絆以及顧慮太多,讓我沒勇氣去承擔另一種不確定的未來。

這是心理層面的因素,跟現實層面其實沒任何關係。

所以其實他會覺得我想太多...

 

我自己的矛盾點我知道,也很明白我想要的是什麼。

我會因為愛他而嫁他,但我絕對不是嫁入他的家庭。

 

我可以接受負責我自己,我們的孩子,在外加個他。

但是我不能接受我還要負責他的爹爹、娘親、兄弟姐妹、甚至其他的親屬。

因為說實在我家的那群親戚都已經搞不定了,我實在沒那能力在去承擔另一個家庭責任。

這是我的出發點。

 

而對於他來說,他是認為就像是洗衣煮飯打掃家裡,我自己在家要做,他在他家也要做,而現在只不過把兩個家庭合在一起,其實沒有什麼分別。

他的論點我能明白,畢竟一個家做這些事,到另個家還要再做一樣的事,那何不把兩個家合在一起只做一次來的划算,可是他忽略掉了我們的成長背景、家庭觀念。

 

這就是看事情的角度不同。

而影響我們看事情的角度往往跟我們成長的經歷有關。

 

反正,我把我自己的憂慮以及想法都說給他聽了。

他表示能明白,所以我笑了。

 

能把心裡的話說出來,著實讓我輕鬆不少。

 

: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貝貝 的頭像
貝貝

◣♀米米雅的月色浪漫♂◥

貝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